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如何进行和解谈判以达到最有利的诉讼结果
2012-01-16 10:31:56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作者:姚克实 【 】 浏览:1726次 评论:0

    如今,知识产权已成为影响公司市场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这使得专利诉讼时有发生。有一些诉讼通常可以被调解,例如,为了消除小型市场内的竞争而提起诉讼,双方和解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另外,许多诉讼的目的仅是为了获得直接经济利益。从原告的角度出发,对于那些已取得专利权但自己不实施,主要将其用于收许可金营利的公司而言,多数希望通过和解的方式解决诉讼。同样,对于那些拥有大量专利组合的公司或试图将其标准化技术进行许可的公司来说,通过和解解决诉讼也比较有利。
 诉讼和解与其说是一门科学还不如说是一门艺术,且没有一试万灵的方法。因此,公司能做的就是:了解自身的需求,评估哪些事情是公司可以控制的,哪些是超出公司控制范围的,并对对方可能采取的战略作出预测。
 下面我们将从一个被诉专利侵权的公司的角度对诉讼和解进行评析,该诉讼中原告只经营一项业务:授权许可。即使该被诉公司主张其也拥有专利,但这些专利对于以实施专利许可作为业务的原告来说无关紧要。尽管不同的案件情况会有不同,但是一些和解的有益经验却可以广泛适用。

和解准备
 如果和解准备不足就会导致和解谈判迅速破裂。在进行和解准备时,需要对以下问题进行详细评估:专利强弱;公司的业务需要;专利所有者的要求和需求。此外,还应确保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对公司目标和战略达成一致意见。
 在对专利的强弱进行评估时,需就该诉讼的情况听取资深美国专利律师的意见。该专利律师最好具有相关的诉讼经验,因为这时不仅要从专利律师的角度对专利所有者在本诉讼中的优劣势进行评估,还要对胜诉的概率进行评估。这两种评估的不同,反映了专利诉讼案件中知识产权理论与实际操作之间的差异。比如,若涉案的专利技术极其复杂,或是难以证明其无效,则要求判定该专利无效的诉请很难得到法院支持。
 在对公司业务需要进行评估时,需对被诉产品及相关市场的重要性进行评估。比如,若被诉产品的使用寿命较短,或美国并非该产品的重要市场,那么达成和解相对比较容易,因为涉案发明对被诉公司并不十分重要。此外,和解还受以下因素的影响:是否存在替代设计,是否能够从经许可的供应商处购得关键部件。在进行此项评估时,需咨询相关的工程人员、市场营销人员以及销售人员。
 对于被告而言,最难的是对专利所有者的要求和需求进行评估。因为即使在相对简单的案件中,如由专门从事许可经营的公司所提起的诉讼,专利所有公司感兴趣的也可能不仅仅是金钱。比如,若贵方所面临的诉讼是专利所有方所提起的一系列诉讼中的首宗诉讼,特别是在其后的诉讼所覆盖的市场远远大于贵方公司的诉讼所覆盖的市场时,则专利所有方有可能是希望通过诉讼的方式确立适用于其后诉讼的许可费费率。另一方面,专利所有方也不愿对其专利进行初步测试,因为该测试可能会导致其丧失专利权,或导致其不得不终止所有的许可活动。
 若专利所有方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公司,即使不是贵公司的竞争对手,也会和贵公司具有某些共同的商业利益,比如市场准入、购置生产线或专利交叉许可。若专利所有方是贵公司的竞争对手,则通常会存在达成某种和解协定的空间。
 进行和解准备的最后一步是要取得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的支持。对于任何谈判人员而言,若因其未取得公司管理层的支持而在谈判过程中放弃其谈判立场,则该放弃行为会比其他任何行为更能迅速地摧毁对方对贵公司和解谈判的信任感。在开始和解谈判之前,谈判人员一定要通知公司管理层,并取得所需的所有批准。定期向公司管理层报告谈判进度,将有助于谈判人员知晓公司管理层或董事会是否对和解策略做出了变更。
诉讼的经济意义
 了解专利所有方的诉讼费用和风险:如果专利所有方的律师并非进行风险代理,则专利所有方的诉讼费用与被告方相同。但是,如果专利所有方的律师接受了风险代理,则专利所有方所需承担的诉讼费用就微乎其微了,因为若专利所有方败诉,则其律师可能无法获得律师费。诉讼时间越长,接受风险代理的律师所承担的费用和风险就越大,因此在某些情况下,风险代理律师可能会成为被告方的同盟。
 专利所有方还须承担其他费用。如果诉讼耗时过长,则专利所有方将丧失向其他人进行许可的机会,且还可能承担法院做出不利判决的风险,因为专利无效判决或不利的专利范围界定都会减损专利的价值。若专利所有方为贵公司的竞争对手,则诉讼意味着该公司需承担公司声誉因此受到负面影响的风险。
    明确被告的诉讼费用和风险。被告的经济成本包括律师费以及可能发生的损害赔偿金。因此,被告以及与此相关的专利所有者应对损害赔偿金进行可靠的估算。在进行估算时,还应考虑到因故意侵权以及附带销售而导致需支付更多损害赔偿金的可能性。
    被告的主要风险来自于法院所判定的禁止令。尽管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与被告不同的业务范围的专利所有方很难取得禁止令救济,但禁止令对被告仍具有威胁性。此外,买方也不愿购买被认定为侵权的产品,因为这将导致其承担法律风险。因此,一旦(某项产品)被判定侵权,则可能导致事实上的禁止令。
    做好最坏的打算。被告需做好最坏的打算,比如,寻找替换部件或方法,购买相关许可,或决定放弃生产线。若被告未做出上述准备就开始了谈判,则将陷入不利的谈判地位。谈判人员可以抱着十分自信的心态进行谈判,但结果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如果没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就开始谈判,十分不明智。在某些情况下,谈判人员可以根据自身的迫切需要达成某些协议,但这种铤而走险的谈判方式通常会导致不利的谈判结果。
    在进行最坏的打算时,最佳的方法是重新设计被告产品以有效地避开对方的专利。在大多数情况下,重新设计的成本(包括进行调研、重制模具、重新包装以及进行市场营销所产生的费用)可作为在和解过程中可接受的赔偿金额上限。
    其他选择包括从已获得许可的供应商处采购原料,以及履行赔偿义务等。这些做法的价值不仅仅在于赔偿费用,而且可以使该供应商与贵方的诉讼发生利害关系——该供货商或客户会觉得贵方已经履行了相应的义务,并会协助贵方改善谈判地位。总之,在和解谈判过程中,任何可以减轻被告义务或增加其选择权的措施都是有用的。

和解的最佳时机
    通常在做出重大判决之前或之后进行和解。由于诉讼存在不确定因素,因此和解具有较高的成功率。如果诉讼双方对相关案件的重大判决结果都非常谨慎,他们通常都愿意通过和解方式来解决纠纷。上述重大判决包括专利范围界定(马克曼)命令、简易判决动议、要求撤诉动议以及庭审。在很多情况下,在法院做出重大判决之前,诉讼双方往往已经达成了和解协议,因为双方都不愿承担不利的判决结果。
    诉讼双方也可能在做出上述判决之后达成和解协议,因为判决结果已改变了诉讼双方对该案件的看法。若法院做出了对一方当事人不利的判决,这将使得败诉方不得不对胜诉的概率进行重新评估,并使其同意按照做出判决前其无法接受的条件达成和解协议。
    诉讼初期和初审前为和解的最佳时机。诉讼初期为和解的最佳时机,因为此时被告尚未支付过多诉讼费用,且其支付的许可费中还包含了免于诉讼而省下的费用。此外,在诉讼初期,诉讼双方之间还不存在过多的敌意,一旦双方的关系恶化,将使和解谈判难以继续。
    庭审确定哪一方为胜诉方,哪一方为败诉方,因此若能在庭审前达成和解协议,则双方当事人可免于承担不利诉讼结果的风险,这也是庭审前最后的和解机会。此外,通过取证程序和动议程序,双方当事人在庭审前也最大程度的了解了己方事实及对方当事人的事实依据。在都已知晓案件事实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会发现,尽管其都为该案件支付了大量的费用,但此时都更倾向于和解。
    法院通常会给双方当事人一定的时间进行和解。法院更倾向于和解,因为和解可以节省资源。因此,若双方当事人表现出愿意和解的意向,或正取得积极的进展,则法院通常会给予当事人一定的时间,以使其能够就纠纷达成一致意见,但因此而导致的法庭审理迟延期限不会太长。法院希望迫近的和解期限压力,使双方当事人更努力也通过和解解决争端。

和解途径
    当事方之间的协商。大多数案件都是通过和解方式结案的,双方当事人(包括委托人或其律师)都可以首先采取措施,或双方当事人同时采取措施。有一种说法是首先请求和解的一方通常处于弱势。这种说法缺乏一定的事实依据,而且会导致双方陷入无休止的诉讼中。
    私下调解。许多当事方会寻求调解人的协助以帮助其达成和解。调解人通常为律师或退休的法官。即使双方当事人无法就所有争议达成一致意见,优秀的调解人也有能力促使双方当事人的看法趋于一致。此外,调解人还可以强硬的态度对待各方当事人,这也是律师所不具备的优势。调解人还可启动双方当事人间原来没有的沟通渠道。
    法院调解。现在许多法院会都要求当事方先进行调解。法院可允许当事方选择调解方式,也可指派一名地方法官进行调解。法官无需知晓调解的详细细节,只需知道调解成功与否。若未调解成功,法官仅需了解是否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解。

谈判
    比对手做更充足的准备。在和解谈判中,了解更多的事实意味着拥有更大的主动权。因此在谈判过程中应做到知己知彼,确认贵方律师已对贵公司的优势和劣势进行了准确的分析,并尽可能地收集所有有关对方当事人的信息,比如,通过因特网、分析报告以及对方向公众发布的公司文件来获得相关信息。
    设定明确的谈判目标。确保每一次和解谈判都是为了实现贵方既定的和解目标。和解谈判通常进展缓慢,因此当事双方应避免产生懈怠情绪。被告应控制谈判进程,以确保谈判向着有利于实现自身目标的方向发展。
    和解谈判的最大误区在于唯恐无法实现最佳结果。有些情况下,公司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获得最佳结果所浪费的资源,大大超过其从“最佳的结果”中的获利。在开始和解谈判之前,贵方应确定和解的最终价值所在,若实现了该价值,则意味着和解成功,即使未达到最佳的结果也无关紧要。
    避免阻碍进一步协商的行为。若一方当事人行事粗暴,对方当事人可能会终止谈判。尽管这个行事粗暴的当事人可能会因此而获得精神上的满足,但这种方式却不足称道。较好的方法是尽量避免在谈判过程中参杂个人情绪,努力推动谈判获得进展,并营造友好的协商氛围,直至达成相应的解决方案。
    在某些情形下,若双方当事人之间分歧过大,或谈判人员需就该谈判取得更多的授权许可金,则可暂时中止谈判,但被务必就下次谈判进行规划。诉讼和解需要谈判人员具有足够的耐性和自制力。只要能够达到目标,就不要介意过程的繁杂。
    总之,超过95%的诉讼都是通过和解结案的,所以当事方一定要对和解进行精心准备。漫长的专利诉讼会给双方当事人带来巨大的诉讼成本和风险,这会使当事人意识到,达成和解可能是解决纠纷的最好选择。


 
Tags:如何 进行 和解 谈判 达到 有利 诉讼 结果 责任编辑:yanjiuhui199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知识产权制度下的商业智慧——简.. 下一篇如何获得高质量的专利申请文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棋牌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