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如何获得高质量的专利申请文件(五)
2012-01-16 10:28:03 来源:szips 作者:董红海 【 】 浏览:1680次 评论:0

    通过实际案例,下面对实务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进行简单的分析,以期获得高质量的申请文件。

一、自创词汇定义不清导致专利被无效
    专利号为96215974.3,发明名称为“透视反射镜”的实用新型专利,因为权利要求中的自定义词汇“电子显示器”定义不清而被宣告无效。
    案情基本内容是,他人找到了一篇在申请日之前就已经公开的美国专利文献,该美国专利公开了该专利的全部技术特征,唯一区别是:美国专利用的词汇是“光显示器件”,中国专利用的词汇是“电子显示器”,其他内容完全一致。根据我国专利法,该专利因为缺乏新颖性而可以被无效掉。
    从字面上看,“光显示器件”和“电子显示器”之间还是有区别的。但现实情况是,“电子显示器”并不是本领域技术人员通用或约定俗成的具有“普通和习惯含义”的词汇,而是发明人自创的一个词汇。令人遗憾的是,发明人在申请文件中并没有对该词汇进行明确、清晰地定义或以列举的方式进行限定而排除部分内容。
    结果在无效程序及后期的行政程序中,专利权人只能拿着《中国大百科全书》出庭,指着“显示器件”中的条目进行解释。有意思的是,别人拿的也是《中国大百科全书》。即,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电子显示器”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技术术语的含义应以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通常理解为准,说明书对技术术语有特定解释的,以说明书中记载的为准。技术术语不能运用本领域普通技术术语进行解释,且说明书也没有给出明确解释的,该技术术语的含义应以字面意义为准。由于“电子显示器”不是规范的技术术语,本专利说明书中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因此,“电子显示器”应以其字面意义为准。即,“电子显示器”可以包括“视频电子显示器”,而不能得出“电子显示器”只能是“视频电子显示器”的结论,因为还可以包括各种利用电子技术提供视觉信号的器件,如电子束管、半导体发光管、等离子显示器、电致发光显示器件等等。
    因此,自定义词汇在方便撰写申请文件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过去不曾留意的问题。
 
二、功能性表述带来的利与弊
    权利要求采用功能性语言进行表述,在我国专利实践中走过了一段弯路。在早期的专利实践中,是不允许在权利要求中采用功能性语言的,基本理由是这将导致权利要求不清楚。上述情况在代理实务及代理人考试标准答案中都有体现。随着越来越多的进入中国的国外专利采取功能性语言进行表述,我国逐渐从不允许到有条件的允许。
    权利要求采用功能性表达方式极大地方便了申请文件的撰写,如可以合案申请、权利要求可以写的非常精短等。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作用。限于篇幅,本文不讨论功能性权利要求的解释问题,仅讨论这种撰写方法自身带来的负面影响。
专利号为00256971.x的实用新型专利,涉及一种工业除尘设备,其权利要求可以概括为:
    1、一种除尘设备,包括A、B、C三种零部件,其特征在于A、B、C三种零部件紧密配合。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除尘设备,其特征在于A、B、C三种零部件制成一体。
    该专利被他人以没有新颖性为由提起了无效,在后期程序中,法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复审委员会对功能性表述的权利要求的认识发生了分歧。
    法院与复审委员会对权利要求1是功能性表述的判断是一致的,分歧发生在权利要求2究竟如何理解?或者说,分歧表现在“制成一体”是否是“紧密配合”的一种具体的表现形式。
    一、二审法院认为“制成一体”是“紧密配合”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或者说是“紧密配合”的一个实施例。“紧密配合”就表明A、B、C三者是相互独立的,它们之间的结合方式是很紧密的。“紧密”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变成“三合一”——A、B、C三者“制成一体”了。因此,权利要求2与权利要求1之间没有什么不妥,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任何问题。
    但是,即使判决已经生效,复审委员会仍然认为权利要求1与2之间不妥——权利要求2不是权利要求1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也就是说,复审委自始至终认为法院判决有问题,混淆了功能性权利要求与具体结构权利要求之间的关系。
    还是那句老话,谁站在最后就听谁的,司法是最后判断标准,当然要听法院的。但是,为了在专利申请实务中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及讼累,应慎重对待权利要求的功能性表达方式。
 
三、公知常识并不能随心所欲的增加
    一般认为,公知常识是可以添加进说明书的,添加进去后也不会导致修改超范围,带来任何不利后果,但事实并非如此。
    之所以会有上述误解,是因为:公知常识对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来说是尽人皆知的,不写进说明书中并不影响对发明创造的理解或导致公开不充分;因此,只要是公知常识,似乎在答复审查员审查意见时再写进说明书也是可以的。
    但这种观点大错特错,错就错在没有考虑公知常识与其他技术特征结合后就会“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新的技术方案。而一旦成为一个确定的、毫无疑义的技术方案,就面临着说明书修改超范围的风险,而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专利号为00819605.2,发明名称为“用于柴油机的燃料加热系统”的发明专利在实质审查程序及复审程序中就面临上述问题。
    该案的争议焦点是:发明人在修改权利要求等过程中,增加了“过滤部件是可替换的”字样。国知局认为原来文件中没有这句话,擅自增加就是修改超范围。发明人不服,认为在过滤技术领域,过滤部件是可替换的这种情况是公知常识,是尽人皆知的,因为过滤元件在使用一段时间后都会很脏,都会被新的过滤元件替换掉。
    但国知局并不认同发明人的观点,认为:过滤元件是可替换的在过滤技术领域的确是公知常识,但是过滤元件也可以采用不可替换的,因此过滤元件是可替换的并不是唯一的技术。而且,增加的公知常识与原来的内容所构成的技术方案在原来的申请文件中并不存在,本领域技术人员也不能根据原申请文件的内容直接、毫无疑义地确定。
    因此,所谓的公知常识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增加,当然也不要随心所欲地删除。
 
四、什么样的必要技术特征可以省略
    谈到必要技术特征就要涉及到独立权利要求。
    根据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的规定,独立权利要求缺乏必要技术特征可以被宣告无效。
    但什么是必要技术特征?难道所有的必不可少的技术特征都要写入独立权利要求?
    之所以关注这个问题,是因为专利实务中已多次出现缺乏必要技术特征而被宣告无效的案例。
   上述案例我国专利实务早期没有出现过,在专利代理人考试的标准答案中还出现过独立权利要求的技术方案竟然无法解决技术问题的情况——独立权利要求缺乏必要技术特征。因此,该问题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随着相关案例的增多,该问题才引起大家的重视。
    专利号为94110912.7,发明创造名称为“辊式磨机”的发明专利被他人提起无效程序,理由就是——独立权利要求缺乏必要技术特征。
    无效请求人认为:独立权利要求缺少“粉磨力产生装置”和“联接手段”这两个“必要技术特征”。理由很简单,没有这两个技术特征,磨机就无法工作。事实也的确如此——没有这两个部件磨机就无法工作,如同汽车没有轮子就跑不起来一样。
    但专利局却不这么认为。专利局认为:这两个技术特征与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没有关系,这两个技术特征的确必不可少,但不是“必要技术特征”。简言之,必要技术特征不是必不可少技术特征,要根据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确定。
    因此,独立权利要求并不需要写入所有必不可少的技术特征,如公知常识的技术就可以不写入,可以一笔代过,但与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密切相关、缺了就不行的技术特征必须写入。否则,该独立权利要求可以被宣告无效。 



Tags:如何 获得 高质量 专利申请 文件 责任编辑:yanjiuhui199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如何进行和解谈判以达到最有利的.. 下一篇利用信息智能处理技术提高专利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棋牌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