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如何获得高质量的专利申请文件(四)
2012-01-12 16:05:50 来源: 作者:董红海 【 】 浏览:1434次 评论:0

一、权利要求书撰写注意事项

(一)权利要求的组成
    根据我国专利法细则的规定,独立权利要求包括前序和特征部分;从属权利要求包括引用和限定部分。在前面内容中已经介绍,从属权利要求是为了撰写形式上的需要,即任何从属权利要求都可以撰写成独立权利要求的表现形式。下面主要以独立权利要求进行解释,不再单独介绍从属权利要求。
    前序部分=发明创造名称+共有必要技术特征。
    特征部分=与现有技术相区别的必要技术特征。
    简单说,权利要求就是由发明创造名称和必要技术特征组成,而必要技术特征又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该发明创造与现有技术相同的技术特征,另一部分是与现有技术不同的技术特征。之所以称为必要技术特征,就是缺少该技术特征就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本发明创造的技术特征,必要技术特征有些是相对的,但有些是绝对的。举例来说,如喝茶用的杯子,杯体就是必要技术特征,而且是绝对的,没有杯体就不称其为杯子,但杯盖、把手、杯体上沿的开口等就不一定是必要技术特征,而要视具体情况而定。进一步说,如果发明的杯子是要方便过滤茶叶,则过滤茶叶的过滤器就是该发明的必要技术特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首次系统地对权利要求的解释主体、证据效力、解释方法等进行了全面规定,但对发明创造名称是否应该构成权利要求的组成部门并没有直接给出解释。
    从法、细则和司法解释看,权利要求中的发明创造名称应该是权利要求的组成部分。原则上在解释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时应纳入并予以考虑。
    因此,原则上在起草权利要求时发明创造的名称应尽量简短,简短到只要能通过专利审查即可。
    美国专利实务一般将权利要求分为三部分:导言(preamble)+连接词(transition)+主体(body)。其导言有点类似于我国的发明创造名称,但在其司法实践中并不绝对的将其纳入权利要求并作为对权利要求的限定部分,而是视具体情况而定。我国司法解释尽管对此没有细分,但无论如何,在起草权利要求时发明创造的名称尽量简短为宜。
    综上所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一般与技术特征或者说用词成反比,技术特征或用词越多,保护范围就小;反之,保护范围就越大。
 
(二)具体注意事项
1、如何使用“普通和习惯含义”的用语
    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以本领域的技术人员对权利要求中的字词的含义进行解释,即按照本领域技术人员“普通和习惯含义”进行解释。因此,在起草权利要求遣词造句时要尽量使用约定俗成的词语并优选无歧义的词语。
    如“轨道”一词,对普通技术人员来说(消费类产品),一般认为是“用条形的钢材铺成的供火车、电车等行驶的路线”,不会认为是“物体运动的路线”。但是,后一种含义也是新华字典内的解释之一。在撰写时,要明确表达的是物体运行的“轨迹”而不是钢材铺成的“路线”,却非要选择“轨道”一词而非“轨迹”一词,那么后期对权利要求的解释就非常费劲。
 
2、专利权人可以成为自己词典的编撰者
    司法解释首次明确承认撰写人可以是自己词典的编撰人,这极大方便了权利要求的撰写,如果运用得当,可以非常巧妙地扩大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而不留痕迹,并给仅仅阅读权利要求而不阅读说明书的竞争对手制造假象。
    在运用上述策略时,要注意协调与“普通和习惯含义”词汇之间的关系。
 
3、不同权利要求中字词的统一
    对同一技术特征的表述尽量采用同一词汇,如果要予以区分,可以采用在实施例中或编号的方式予以区分。否则,会导致权利要求含义模糊,保护范围不稳定。
 
4、区别权利要求原则
    该原则是在美国司法实践中确立的,但在我国的司法解释中没有明确规定,在我国的撰写实务中似乎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该原则的原理很简单,在本系列文章中也曾提到,就是不同的权利要求有不同的保护范围;但在撰写实务甚至专利代理人考试标准答案中,都出现不同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实质上完全相同的情况。该原则的法律依据在我国的专利法细则中有明确规定,但认识似乎与国外不太一致。为未来计,在撰写时还是谨慎为好,因为不知道未来最高法院是如何运用该原则的。
 
二、说明书撰写注意事项

(一)具体注意事项
1、少一句的好处——要解决的技术问题
    任何发明创造都是为了解决技术问题,这是不言而喻的。但实际情况就比较复杂了。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说明书中必须予以明确写明、不能回避的内容。
    在实践中,也许是出于宣传的需要,很多发明人希望在专利申请文件中将发明创造能解决的技术问题全部罗列出来,而且是以“和”的形式。如,一种一次性的杯子,可以同时解决“防烫、稳定和加工困难”等多种技术问题。这无疑为将来无效独立权利要求埋下了伏笔。
 
2、层层罗列有益效果
    有益效果是评价专利创造性的主要甚至是唯一标准。但正如前面介绍的,每个权利要求都是独立的,都是不同的技术方案,相应的,它们的有益效果显然也是不一样的。
    但在实务中,大量的申请文件没有在不同的技术方案后面罗列不同的技术效果,明示或暗示指出它们的技术效果有什么不同,而仅仅在规定格式要求的地方将有益效果堆砌在一起。
 
3、多一句的好处——实施例
    实施例是申请文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审查实践对说明书的公开义务要求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好的实施例可以发挥起死回生的效果。
    实施例多寡体现了代理人的能力和责任心,也是代理人二次创造的具体体现。由于目前的代理大环境不容乐观,不切实际的增加实施例数量的确有很多困难,但增加如“等”或“平行概念”的词汇还是可以的。如,为了避免将发明方法归类为医疗方法,将“血压”、“脉搏”等词汇用一系列平行词汇如数值一、二或干脆就在血压、脉搏后增加“等数值”词汇,也许会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三、权利要求的少与说明书的多
    如前所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与其用词多寡是成反比关系的。但追求过大的保护范围,又可能面临没有新颖性和创造性的风险, 为了协调它们之间的关系,解决办法之一就是权利要求用词尽量少,而说明书内容尽量多。
    上述写法还具有很多潜在的好处,如在发明创造构思完成就必须提交申请的情况下(往往是为了抢申请时间),就可以提交简单的几个权利要求,而将说明书写的非常详细。这样,利用主动修改的时机再慢慢提炼权利要求。 
Tags: 责任编辑:yanjiuhui199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企业应如何进行专利挖掘? 下一篇创新与知识产权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推荐棋牌注册